下沙一些小区群租户超过自住户 麻烦和隐患没完没了

【编者按】群租现象伴随着房产市场和城市化的发展,出现在各大城市外沿的新建住宅区里。在杭州下沙,工业区和大学城的集合,造就了一批以务工人员和大学生为主的群租客。一间大套隔成多个小间出租,投资人拿到利益的同时,整个住宅区的安全、卫生、环境等问题却滋生、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mailtechnicalhelp.com/,弗雷德困扰着普通居民。国庆期间,18岁的小娟被群租的室友劫杀在租房内。浙江在线记者从小娟所住的小区也是群租乱象的集中地开始,一步步探究群租乱象、揭开乱象根源,并寻求解决之道。

浙江在线日讯(浙江在线 记者 俞雯褀 吴晛)把一间房间分割改建成若干小间,分别出租或按床位出租,这种被称之为“群租”的租房模式,因过度占用住宅内公共资源、极易产生治安、消防隐患而声名狼藉。

“群租房”现象,近年在杭城一些小区不断涌现。昨天,因为一桩发生在群租房的命案,本网记者走访了下沙一群租房重灾区伊萨卡小区。事实上,在杭州下沙,由于民工多、学生多,群租泛滥,几乎各个小区都有群租客的踪迹。

前些年,下沙房产迅猛发展,一幢幢高层住宅拔地而起。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客纷纷来这里砸钱买房,然后转租获利,而租下这些高档住宅的人再将房子切割成数块后二次出租。“群租房”现象越演愈烈,多个小区甚至出现了租客多过业主的现象,给业主、管理者带来不少“烦心事”。

下沙作为大学城、开发区的定位确定后,引来的不光光是大量的学生与务工人员,还有大批房产开发商。近年来,下沙沿江树立起不少高档楼盘,像是海天城、多蓝水岸、云水苑、梦琴湾、金沙学府等。由于价格低廉,且靠近地铁交通便利,这里的楼盘吸引了各地投资客。

因为房东买房是出于投资的目的,在房产市场波动和大量租房需求等因素的作用下,不少闲置的空房被拿到了租赁市场。很多投资客甚至人不在杭州,房屋交由承租者全权管理。伴随着房价的上涨,租金水涨船高,于是很多租客成了二房东,把手里的房子隔成小间再转租。

下沙一共两个街道,存在群租现象的基本都集中在白杨街道,该街道暂住、流动人口就超过20万人,本地人口仅2万。而位于高档小区、面积小、价格便宜的租房也正迎合了周边大学生、务工人员等流动人员的需求,租房市场生意可观。一批二房东甚至手里攥着好几套房子,做着大量的群租生意。

据统计,白杨街道辖区内有44个小区,共有房屋4.5万套,而出租房就有1.6万套,各个小区都有群租客,但大多数集中在了沿江新建的7个小区。在这些小区中,出租房的数量往往占到了总数的三分之一,甚至更多。以金沙居为例,共有房屋1100套,其中自住户为350套,剩下的三分之二都是出租房,占比更悬殊的瑞景湾,出租房的套数是自住户三倍多。

白杨街道办事处综治科王科长告诉记者,为了赚钱,隔小间群租的比较夸张的例子不少,曾经有一套130平米的大房子被隔成了六个隔间,每间塞满了高低铺,就连厨房也放下了四个铺位,整个套房里住进了35个人!

伴随群租的,似乎总是问题和麻烦。在群租户内,人多且杂,卫生、安全问题成了小区的烦垃圾随意乱丢、车辆乱停乱放、白墙上乱写乱划网上关于群租房的吐槽声一大片。

住在下沙保利东湾的小黄,自从楼下住进了群租客便开始焦虑。小黄说,当初是看中下沙人少、幽静,事实却正好相反晚上,他因为楼下的群租户里的打麻将声睡不着;一大早,又被群租户里不同作息时间的人吵醒。

住在清雅苑的贺先生,甚至曾向法院起诉楼上业主群租扰邻。贺先生是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在下沙一所大学任教。由于和楼上群租客的作息不同,常常被噪声吵得难以入眠,导致他精神不佳,工作不好。

很多人的概念里,租房毕竟不是自己的家,所以对房屋以及公共空间也就缺乏爱护的意识。车辆乱停乱放、墙面乱涂乱画、绿化乱踩乱踏各种小麻烦让小区的自主业主和管理方很是头痛。

最让人难以忍受、也最危险的,是高空坠物。刘大姐告诉记者,杭州下沙弗雷德租房她就曾不幸中招,在自家楼下被一盆水泼头,而且“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水,心里火大的要死,事情也不办了,赶紧回去洗头。”昨天下午,记者在采访时,就差点被一个冬枣核砸中。

闻潮派出所辖区有26个小区,沿江的七个群租重灾区都在它的管辖范围内。自打派出所2010年成立以后,辖区内大部分的警情都来自群租房,其中又以入室盗窃居多,占了近八成。

2012年,下沙警方曾破获一起沿江小区系列入室盗窃案。犯罪嫌疑人余某专挑群租房下手,作案14起案件,涉案价值10万多元。

“租客大多防盗意识薄弱,门常常不关或者忘记锁,加上有些出租房用的是木门,因此给盗贼留了机会。”副所长张春林告诉记者,失窃最多的就是手机,笔记本电脑、现金等也有一些。

下沙曾集中开展群租房整治,失窃的状况有了明显的改善,加强物管、安装门禁后,部分小区盗窃案发案率明显下降。以梦琴湾为例,盗窃案下降了近半,原本一个月有十余起入室盗窃,后来一度禁绝了。

盗窃案件是少了,但群租房所引发的纠纷却每天都在发生。其中最多的就是涉及房屋租金的纠纷,占了报案总数的一半以上,住户讨要押金不成演变成打架斗殴的事也曾发生过。

一般租户都是租一个月多付一个月押金,有的人退租以后想拿回押金便跟房东吵着要。报警以后,房东往往会给个民警面子,调解以后退还部分押金。一次,有个租户半夜1点报警,原因是因为房东不肯多退还50元押金。

“我们能调解的尽量调解,毕竟解决他们的烦心事,事情也不会闹大。”不过,令张春林比较纠结的是,整个辖区有4万套房子,社区民警只有10个,每个民警实在是“压力山大”。

一根根电线,错落交叉从一个房间爬到另一个房间;偌大一套房只隔出窄窄的、仅能容纳一个人通过过道;用于隔房的易燃木板或石膏板,被耐火防火的“轻质砖”所代替;由于租客们互不相识,各自见缝插针地搭炉开伙相比治安问题,群租房的消防隐患同样让人闹心。群租房屋人口密度过大,消防设施不到位,引发的安全问题也不少。

2009年4月22日,下沙大都文苑风情小区一出租房发生火灾。起火的是一套一百四十多平方米的房子,被隔成了七、八个小间,其中一个租户使用“热得快”烧水,引发了火灾。

早些年,多蓝水岸有不少小商小贩居住,他们白天在出租房内开灶做小吃,窗口阳台时常冒出一阵阵油烟,晚上便推车出发去工厂、高校附近兜售。2011年1月,一户无证饮食经营的租客,将小摊车推进了群租房内,而煤炉又没有完全熄灭,引起火灾。

民警和消防人员在一次对该小区的排查中,竟搜出了高层禁用的400多个煤气瓶。街道工作人员回忆起当时的“盛况”时说,过道里一排都是煤气罐,他当时也被吓出一声冷汗。今年5月,上海一高层群租房发生火灾,两名消防员在救火过程中意外牺牲。经现场勘查发现,房内住有10人,违法使用液化气钢瓶,可燃物多、火灾荷载大。

记者了解到,虽然下沙并未发生较为严重的群租房火灾,但群租现象中存在严重火灾隐患已是不争的事实。消防和公安等部门也对此十分重视,积极开展整治与防范工作。

混乱的群租,不但直接造成环境脏乱差,影响小区居民的正常生活,更是留下诸多安全隐患。群租房之困是当下城市管理中遇到的一个普遍难题。然而,面对高额的房价和微薄的收入,群租客又有怎么样的无奈,相关职能部门又如何破解困局?本网记者将进一步调查。

404 Not Found

这个清明小长假,租住在杭州下沙经济开发区海天城小区的柴大姐,却过得不怎么好。

因为就在节前,她遭遇了一起持械入室抢劫案。4月3日下午1点左右,她听到有人敲门,没多想便急匆匆开了门。可门外站着的不是熟人,而是两个蒙着脸拎着铁条的男子

虽然案子在4月4日就被下沙警方破获,但这样的教训,还是有必要拿出来说一说。

柴大姐的儿子儿媳都在下沙打工,平时年幼的小孙子没人带,她便来了杭州,一家人租住在下沙海天城小区。房子属于群租,90平方米的面积隔了6个房间,固定住户有十一二人。就是因为群租房的人员流动性和相对混乱的特点,招来了贼惦记。

4月3日中午,柴大姐和平时一样在房间里照顾小孙子,儿媳妇刚好调休没上班,和一个女同事也在房间里。大约在下午1点左右,杭州下沙弗雷德租房有人敲门。

“谁呀,没带钥匙吗?”柴大姐又问了一声,因为群租房里没带钥匙的情况不少,她没多想就去开了门。其实,这扇防盗门上有猫眼,但开门前柴大姐完全疏忽了。

门刚一开,两个鸭舌帽压低、口罩遮住大半张脸的脑袋冒了出来,同时一双大手捂住了柴大姐的嘴。

“我们知道这里有小孩,我们为了钱,不为别的,把钱交出来!”两人边说,边把柴大姐往房间里推。屋里只有三个女人一个小孩,根本没法处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随后,两名抢匪将三人捆绑、并用各种手段威胁,从屋里搜走了两部手机、一台笔记本电脑,并逼问出了两张银行卡的密码。

来认识一下这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何某和黄某,都是二十一二岁的年纪,一个河南人,一个湖北人。两人之前都是在下沙工厂里干活,但都嫌弃工资不高,时常在网吧通宵玩游戏,一来二去就混熟了。

4月1日,两人在下沙听涛路一家网吧上网上到昏天黑地,直到欠费过多双双被网管拉下了线,他们才意识到身上是真没钱了。

“去偷一辆自行车,还是干票大的?”两人合计了半天,决定干脆“一步到位”。于是,他们花了一天的时间准备了口罩、帽子、绳子和两根铁条,作案地点就选在了常去的网吧附近野风海天城小区。

两人交代,在作案前他们还踩了点,觉得这个小区里租户很多,还有不少群租房,很多群租房里的人彼此也不熟悉。经过一天多的踩点,他们发现柴大姐所在套间里的人白天都出去上班,只有柴大姐一个人带小孩。两人觉得,抢柴大姐是不错的选择。

4月3日12时左右,两人从南门进入小区。为了再证实一下自己的选择正确,他们又坐电梯上了小区内另一幢公寓的顶楼,观察柴大姐租的公寓。没想到房间里还有两个年轻女子,但他们觉得这些女人都不是威胁。

“观察”的时候,黄某甚至还在顶楼上了个大号,下午1点,见时机成熟了,两人便戴好口罩、帽子,拿着铁条去敲门。

作案后,为了规避风险,何某和黄某也下了不少功夫。从海天城小区出来后,他们先找了个ATM机取走了抢得银行卡中的9800元钱。当然,帽子和口罩是绝对不会摘下的。

随后,他们乘出租车去了高沙地铁站,再坐地铁到客运中心。在客运中心,两人还换了套衣服,接着又乘出租车在乔司兜了一圈,最后坐三轮车到了临平。在临平,两人商量一起去做个头发换个造型,再住一晚后从临平汽车北站离开杭州。

可惜,当两人自以为计划得天衣无缝开始放心分钱时,警方已经获取了他们的逃跑路线点,两人还在临平一家小旅馆里睡懒觉,办案民警直接出现在他们面前

大家独自在家遇到敲门时,可以通过猫眼仔细观察来访者。如果没有猫眼等设备的,也不要直接敞开大门,可以先把门开条细缝。如果敲门的是陌生人,一定要核实对方的身份。

此前,杭州市区内也曾发生过假借上门推销、查证、抄水表电表等借口入室抢劫的案子。但只要大家更谨慎一些,不怕麻烦多问问题,大部分可疑人员自己就会知难而退。

而一些在出租房居住的人员,千万不要为了贪图方便敞开大门,给犯罪分子提供机会,遇特殊情况及时向110报警,也可向小区物业求助。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mailtechnicalhelp.com/,弗雷德

18岁姑娘租房被劫杀 下沙群租“重灾区”再引关注

【编者按】群租现象伴随着房产市场和城市化的发展,出现在各大城市外沿的新建住宅区里。在杭州下沙,工业区和大学城的集合,造就了一批以务工人员和大学生为主的群租客。一间大套隔成多个小间出租,投资人拿到利益的同时,整个住宅区的安全、卫生、环境等问题却滋生、困扰着普通居民。弗雷德国庆期间,18岁的小娟被群租的室友劫杀在租房内。浙江在线记者从小娟所住的小区也是群租乱象的集中地开始,一步步探究群租乱象、揭开乱象根源,并寻求解决之道。

浙江在线日讯(浙江在线 记者 俞雯褀 吴晛)在刚刚过去的国庆黄金周期间,杭州下沙某出租房内发生一起残忍命案,18岁女孩小娟被群租室友抢钱后掐死灭口。

小娟所租住的小区位于下沙经济开发区的东南端,有个很美的名字伊萨卡。然而,自从小区交付以来,便与“群租”搭上了边。如今,这个小区已经有一半的房子被租了出去,其中的大多数都是群租租户。

更让业主头疼的是,由“群租”衍生而来的各种安全、环境问题,小区物业一直无力解决。于是,在这个建成才6年的新小区内,垃圾乱堆、电瓶车随意停放、草坪被践踏等本不该出现的问题频频困扰住户。

阳光、绿树、滚滚钱江,陶砖、白墙、重重院落,从高处远眺伊萨卡,不失为一个令人向往的住宅区。然而,到小区大门,一道道刺眼的红色横幅打破了原有景观的和谐。“规范租房”、“严禁高空坠物”、“坚决抵制群租”、“不文明者坚决赶出小区”简单直白的抗议,直接将矛头对准了这里的租户。

一位小区业主吴阿姨告诉记者,小区里几乎都是高层住宅,不少住在高层的住户,经常随意乱丢垃圾,影响环境不说,小区的保洁员还被一整袋从30多层掉下的垃圾砸中过。

吴阿姨告诉记者,小区是08年建造起来的,当初买这里的房子就是看中这里风格别致,又靠近江边,如今住进来有点懊恼,小区里整个“乱七八糟”。

走进电梯,记者看到四面墙上贴着不少小广告,尽管外面画框用挡住,依旧可以看出原先的“斑驳”。电梯行驶得不算快,但晃动得很厉害,还不断发出响亮的摩擦声。抬头一看,除了还算明亮的灯以外,没有紧急求救电话也没有监控,不免令人有些担忧。

来到这个单元的最高层18楼。一共有两户人家,1801室紧闭着大门,另一户1802则大方敞开“迎客”,走进去右拐,是一道十米多的长廊,长廊的左右侧各坐落着3、4间房,而尽头处则是一个独立卫生间,一股久未冲厕的味道扑鼻而来。

在第二间房的外墙上,挂着10个电表,电表上方的白墙上标注着阿拉伯数字,方便人辨别自家的电表,最后一个是公用的电表。电表下面,则是盘根错节的各式电线,电表的左侧,则是一个悬空的路由器,七八根网线从它嘴里穿出又从墙的顶端爬向不同的房间。

在走廊的白墙上,布满了歪七扭八的黑体字,有类似公共厕所里常出现的抒发情绪的无聊语句,但更多的是警示性的标语,像是偷电罚200,注意防盗之类的。

其中一间住户告诉记者,这里的9间房最小的10平米,大一点的20多平米也有。杭州下沙弗雷德租房他自己住的是一间“小号”,10平米左右,每月的房租400元,不包含水电费。

记者了解到,浩泽园5幢都是一梯两户,户型未3室2厅,面积在160平米左右。1802室的房东将房子切割成9个单间,但这还没有达到该户型的极限记者在15楼看到,该房东将同样户型的房子切割成了11个单间,租金依据房间大小不同在200至800元不等。

和别的短租客不同,小舒在这里已经居住了三年。他的房子相对来说比较宽敞,有16平米左右。进门后,最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双人床,看起来造价不菲,这也是小舒为提高生活品质特地买来的。床的右侧,也就是靠门位置,有一个衣橱和一个矮柜。床的左侧是床头柜,再旁边则是书桌,上面放置着一台台式电脑。一圈看下来,整个房间最显眼的还要数两把帅气的吉他,和贴满墙壁的毛笔字。

虽然房间不算大,但一个月600的租金让小舒很是满意。因为他的房间,有窗户,采光充足。除此之外,他们房东考虑到部分租户的需求,舍弃了一间房,作为公用厨房。可以说,除了公用厕所以外,这样的配备已经基本满足了他对“单身公寓”的幻想。

如果换作市区,六七百的价格只能挤在一个潮湿的地下室,而这里还能欣赏到远处的江景,生活品质有保障。抱着这样的心态,小舒打算继续在这里租下去。

和小舒一样,小丁也很满意现在的居住环境。她告诉记者,自己是今年5月才刚刚搬来的,她和小姐妹在附近打工,两人便合租了一套25平米左右的主卧房,含独立卫生间,每月租金780元,两人各自承担不到400元。

记者了解到,由于邻近大学城,加上周围有不少企业,高校学生和打工者成了伊萨卡租房的主力军。利益驱动下,一批“二房东”的诞生,也加剧了群租的现象。对于他们来说,将原本的大房子打成隔断间的目的就是能够让经济不宽裕的年轻人能够有租住的地方。

据初步统计,整个小区3000多个住户,有1000多套近一半都是出租房,而其中的绝大多数又都是群租。

这几天午休后,张师傅都会骑着三轮车在小区里转悠,到处张贴租房小广告。因为这个月中旬,2幢的一位房客将不再续租,他得赶紧找到下一个住户,不然将面临“亏本”。

前些年,看到来小区租房的人越来越多,张师傅也东拼西凑80万,租下20多套房子,然后经过简单装修,将一套套大房子分割成数个单间。为了专注于租房事业,他还辞去了原先的工作,在这个小区住下。

张师傅说,原先买这里房子的都是一些外地的投资客,后来看房子没涨价,就索性都租出去,也很少回来。我们从他们那里租过来,再转租出去也没人管。一套房一个月能赚800元左右,20多套房子一个月也能有近2万的收入。

不过,张师傅透露,因为一套房子每个月的利润有限,因此如果出现“断档”,很可能会面临亏本,一旦发现有房客不再续租,就得赶紧找下家。考虑到打工者流动率比较大,为了吸引他们来租房,一般只要求“押一付一”(一般租房的惯例是“押一付三”)。

随着群租房的兴起,像张师傅这样的二房东也越来越多,有的人手里攥着六、七十套房,月收入能达四、五万元。

“开门上床,伸手碰墙,排队如厕,穷人住上高档房”,这是群租房租户们对自己的居住环境的生动描绘,而这样的居住环境,也暗藏许多安全隐患。

今年5月,小区一群租房突然起火,起火点在28层。当消防官兵赶到现场,想用消防栓灭火的时候,发现楼道的墙式消防栓竟然没水,最后铺设了近60米长的水带后,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emailtechnicalhelp.com/,弗雷德跑上28楼的起火点进行扑救。

但这场大火并没有敲醒安全意识。前不久,开发区消防大队对伊萨卡小区进行了突击检查,就发现包括室内消防栓没水、自动喷水灭火装置失效、火灾报警装置多处故障、自动消防设施不能联动等各种问题。

除了安全问题以外,令住户们最困扰还有环境卫生问题垃圾随意乱丢、电瓶车乱停乱放、白墙上乱写乱划在浙江在线的住杭论坛里,关于伊萨卡群租的吐槽已经成了老生常谈的话题。

住户郑先生告诉记者,原本以为是个高档住宅,结果现在连基本的卫生和安宁都保证不了。为了不让租户们将电瓶车停进单元大堂,他还和其他业主们联合起来站岗,劝阻租户。除此之外,前不久,郑先生还联合其他业主出钱重新整修了大堂,将原本涂花的墙壁重新粉刷。

“之所以有现在这样的局面,物业有很大的责任。”郑先生认为,电梯坏了不修,东西丢了说监控没法查,道路上坑坑洼洼也不补,堆成山的建筑垃圾更是不处理,复瑞物业各种管理不当,使得群租的麻烦一直困扰着其他居民。

对于小区的治安问题,闻涛派出所也是“压力山大”:一方面小区里有一半的出租房,人员众多,但无奈警力有限,除了加强巡逻和防范宣传外,还是要靠小区自身提高管理,特别是规范化运作,但伊萨卡显然还相差甚远。

“我们看过,小区300多个摄像头大多数都不能用,而且各个大门只有人站岗,也没有门禁系统。”副所长张春林告诉记者,如果小区有智能门禁系统,并将暂住证办理与申领门禁卡挂钩,做到一人一证一卡一信息,将方便民警开展治安管理。

被业主们“狂批”的复瑞物业则认为,群租是问题的根源,但作为物业公司,没有执法权去阻止群租。另一方面,群租产生的原因也是由于一部分业主受利益所趋。对于群租所带来的衍生问题,物业公司也一直在处理,但部分居民未缴纳物业费影响了工作开展。

记者了解到,筹谋已久的小区业主委员会日前正式成立,接下去将针对小区物业更换开展一系列工作。